李卫平挂帅知金教育:“三横六纵”绘就发展蓝图
作者:

从IT界到教育界,距离有多远?作为曾经的IT精英、现在的教育公司总裁,李卫平很快就完成了跨界的华美转身。凭借对教育的满腔热情和对科技的敏锐把握,理性、务实的他抛出了“三横六纵”的发展战略,将中国互联网教育领军企业知金教育运营得风生水起。

对话嘉宾:知金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总裁 李卫平

对话人:中教全媒体主编 夏巍峰

现场对话视频(中教全媒体出品)

十年前,作为教育部批准的现代远程教育公共服务体系试点运营机构,知金教育应运而生。在成人学历教育领域十年磨一剑,在全国设置了30多个学习中心,提供了200多个专业、1000多门课程,圆了几十万人的大学梦。面对日新月异的教育生态,知金教育又把目光投向职业教育,将学校、企业、行业深度连接,探索出一条应用型人才培养的新路径。技术创新与理念创新并举、学历教育与职业教育互融、线上学习与线下学习互补、国内教育与国际教育并行,在与时俱进的教育理念之下,知金教育正迎来又一个快速发展的新契机。

近日,中教全媒体主编夏巍峰对话知金教育总裁李卫平,畅谈一个IT人的教育情怀和知金教育的创新、突破与思考。

一个IT人的教育情结

夏巍峰:来知金教育任职以前,您一直在上市公司做IT类的工作,为什么会跨界到教育行业呢?

李卫平:早在十年前,我就投资了知金教育,和知金的联系一直比较紧密。知金教育是一家特别务实的公司,通过自己的课程、服务满足了许多人终身学习的愿望。我自己也是教育的受益者,觉得教育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领域。

我是八十年代的大学生,当时的学习气氛非常浓郁,老师们在教学方面精益求精,对学生要求也很严格。我至今还记得,读研究生时我发表的第一篇论文修改了十多遍。当我把自认为修改得非常漂亮的文稿交给导师时,没想到又被退回来了,导师在文章摘要里发现一个标点用错了。我当时并不能理解老师的这种严苛,甚至还有些抱怨,但后来理解了他的良苦用心。我们那批学生在学校学得扎实,毕业后很快就能胜任工作,这与在学校受到的教育不无关系。我觉得,做教育就需要这种用心的态度,好的教育可以让学生终生受益。

另外,我父亲就是一位校长,哥哥、嫂子和姐姐都是教师,无形中对我的教育情结也产生了一些影响。2015年5月我回到知金,希望可以用心为中国教育做一点事情。

“三横六纵”的发展格局

夏巍峰:知金教育最初是作为教育部批准的现代远程教育公共服务体系运营机构,在十年的发展历程中所面临的教育生态变化巨大。公司的发展战略有没有相应的调整?

李卫平:知金教育最初的业务内容主要在学历教育,2012年开始涉足职业教育领域。目前的发展格局比较清晰,我概括为“三横六纵”。所谓“三横”,是公司重点关注的技术平台、资源中心、品牌与运营,“六纵”是学历教育中包含的网络远程学历教育、成人教育、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和职业教育中的校企合作、行业合作、技能培训。在这个框架之下,我们展开具体的工作和服务。

知金教育一直从事远程教育,所以对教育技术的变革比较敏锐。我们依托多年来的线下教育积淀,通过最新的互联网技术与教育大数据技术,打造了互联网在线教育系统平台——知金在线,力求把优质的教育资源整合起来,构建在线教育的服务体系和资源体系。现在我们有学历服务平台和微学历(www.wexueli.com)综合服务平台,可以为老师和学生提供覆盖招生咨询、教学教务、毕业管理等环节的在线服务。

十年磨一剑:助推学历教育大发展

夏巍峰:成人学历教育是建设学习型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知金教育的重点业务板块,公司在这方面有何竞争优势?

李卫平: 在成人学历教育领域,十年来知金已经累计服务几十万学员,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选择我们。知金在这方面的优势有几个:

在网络远程学历教育方面,知金已经与北大、北理工、南开大学、天大、西安交大、西南交大等20多所重点高校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在全国设置了30多个学习中心,提供200多个专业、1000多门课程,学生可以获得国家承认的高等教育学历。

在成人高等学历教育方面,知金自主研发了成人教育全流程一体化网络应用平台,满足了高等院校继续教育的网络化需求。平台提供PC端和移动端,面向高校、函授站和学生实现教务、教学、考务管理等功能支持,同时为广大学生提供了优质、丰富的在线课程学习平台。

在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方面,知金教育联合全国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指导委员会与中国市场学会,在全国合作开展“销售管理专业”考试,将学历证书与职业证书有效结合,旨在培养理论素养与实践经验兼备的专业销售管理人才。目前项目已覆盖武汉大学、山东大学、南京大学,四川大学等合作院校。

夏巍峰:有人曾质疑在线教育的文凭含金量不高,对此您怎么看?在线教育的核心是什么?

李卫平:对这类观点我不敢苟同,“含金量”这个词需要界定一下。在我看来,名牌大学的一纸文凭并不意味着含金量高,关键在于学习者的品格得到很好的塑造,在知识获取、技能应用等方面有真正地提升,帮助学员更好地胜任工作、享受生活。在知金的学员中,很多人并不完全是冲着国家承认的正规高等教育学历来的,而是看重了知金的服务理念和提供的专业课程,认为可以学到真东西。

我认为,在线教育的核心毫无疑问是教育。“在线”是一种教育手段,可以改变教育的形式,但不会改变教育的本质和目的。我们不能漠视技术的力量,但也不应过分夸大。知金在实践中重视对科技平台打造的同时,始终围绕着“教育”这个核心。

好风凭借力:开辟职业教育新航线

夏巍峰:在您刚才提到的“三横六纵”发展布局中,职业教育方面的校企合作、行业合作、技能培训占据了“三纵”。知金教育为什么把职业教育放在如此重要的位置?

李卫平:知金从2012年开始就涉足职业教育领域,在近几年的发展过程中,逐渐探索出了一些不错的运营模式。职业教育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领域,也越来越受到政府和社会的重视。近几年的数据显示,职校毕业生的就业率远远高于大学毕业生的就业率。这说明市场对技术技能型人才的需求是巨大的,学生可以凭一技之长获得体面的工作和社会的尊重。对于这种利国利民的教育类型,知金义无反顾地要加入进来。

夏巍峰:目前,知金教育已联合全国20所顶级远程教育高校,累计服务全国约2500家企业。在校企合作中,知金教育所扮演的角色是什么?有没有特色项目?

李卫平:知金在校企合作中扮演的是桥梁和纽带的作用,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可以把优质的教育资源、人力资源和市场资源结合起来。目前,我们做的比较成熟的项目是“国际航空培训计划”。2012年知金成为日本航空公司在中国唯一指定的航空服务教育培训综合运营机构,2013年,我们与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签约成立了“JAPAN AIRLINES”人才培训基地。通过学历教育、技能培养、实习实训等工作,培养符合国际水准的航空服务人才。我们培养的学生遍布东方航空公司、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国际邮轮等多个高端服务场所。另外,知金还与南开大学启动了“国际管理人才培养计划”,主要在旅游管理专业定制培养人才。

通过这两个项目,我们培养了大批高质量的服务型人才。许多学生的家长感触很深,他们没想到自己的孩子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在言谈举止等方面更加得体,既能胜任工作,又产生了很强的自信心和成就感。其实,我一直倡导一种“大服务”的概念,即高效、专业化的服务,所以我们与企业及职校深入开展职业服务管理培训。

夏巍峰: 据了解,知金教育还参与了由西南交通大学牵头成立的轨道交通联盟,公司在其中起到什么作用?

李卫平:轨道交通联盟是由西南交通大学牵头,由相关院校、铁总各路局和知金教育形成的一个面向行业教育的联盟。作为执行机构加入轨道交通联盟,是知金开展行业合作的重要举措之一。这个联盟有一个重要的项目就是“国际轨道交通人才培养e计划”,目的在于推动中国轨道交通发展和国际轨道交通人才培养。知金在行业课程开发、培训平台及线下培训做了大量工作,得到了联盟和教育部的关注和认可。

在这个过程中,我有一种深切的体会,我国的高铁技术目前可以说在国际上遥遥领先,得到了世界的高度认可。我们在大力推进“高铁走出去”的时候,其实不应该仅把目光局限于“技术走出去”,相对应的高铁人才的培训、后续的服务,还有更重要的中国文化传播都不应忽视。目前,知金也正在与行业积极展开合作,希望在这方面能有更大突破。

将公益助学进行到底

夏巍峰:2016年,知金教育拿出3000万作为奖学金回馈学员,同时还赞助了电视节目《我是演说家(第三季)》。这是公司自我包装、塑造品牌的一种策略吗?

李卫平:坦白来说,这在客观上确实提高了知金的知名度,但我们的出发点并不在于此。知金教育的核心价值观是“创新激情 关爱 共赢”,多年来一直有做公益的传统。2011年,知金与共青团广东省委开启“圆梦计划”,五年来已成功帮助6000多名产业工人圆了大学梦;2012年,知金教育董事长谢冰先生捐资北京理工大学68万元,设立了“知金创业发展教育基金”;2014年,知金教育与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合作,打造“暖心工程”。像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能为有教育追求的人提供圆梦的机会是知金义不容辞的使命,我们会把公益助学的优良传统继承下去,并覆盖到更多的人群。

有上市打算,但警惕资本对教育的潜在扭曲

夏巍峰:2016年,教育部印发《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规划》,大力发展在线教育成为不容忽视的政策导向。在此形势下,知金教育未来几年的发展规划是什么?有没有上市的打算?

李卫平:现在的知金正处于转型阶段,我们会逐步从一个远程教育公共服务机构转型为有自己的教育资源和教育平台的现代化互联网教育公司。十年来,知金的教育服务做得非常扎实和规范,未来我们会更多地采用信息化的手段继续来助推教育,希望能成为业界知名、受人尊敬、值得信赖的教育公司。

知金教育目前运营得非常稳健,具有上市的实力,今年被评为“2016中国在线教育二十强”单位,但我们仍在等待一个恰当的时机。我之前工作的四家公司都是上市公司,所以我比较了解上市对公司发展带来的负面影响。因为,一旦上市必然会对公司产生一些逐利的引导,而教育是一个特殊的领域,我不希望它受到资本的扭曲,更不会为了盈利而忘记做教育的初衷。所以,当下知金把更多精力放在业务方面,我们不会把摊子铺得特别大,但一定会把每个板块尽力做到极致。

本文作者:

1、本文是中教全媒体原创文章,转载此文章请注明出处(中教全媒体)及本文链接。
2、本文链接:http://www.cedumedia.com/i/386.html
3、如果你希望被中教全媒体报道,请发邮件到 new@cedumedia.com告诉我们。

来源:中教全媒体
产品库相关企业:

参与讨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