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媒体总裁专访 | 网梯董事长张震:环节越多用户越少,在线教育产品应“大道至简”
作者:    浏览:2399

全媒体视角

人性是懒惰的,人希望越精简越好,环节越多用户越少。现在成功的互联网产品大多数属于“大道至简”,然而简化的思路是大多数新技术公司会忽略掉的。

全媒体专访视频

技术的发展给我们带来了无数的可能,也开启了人们对于未来的各种想象。之于教育,也经历了从无到有,从有到繁荣的过程。从初始以广播、电视为载体,到现在以AR、VR、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技术开始改变教育,形式一直在改变,不变的是参与其中的人,始终在用技术改变教育的路上不断探索。

北京网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张震就是其中的一位,在网梯一路发展的十八年中,他始终用睿智和冷静的眼光来审视行业的发展。这份睿智和冷静也让网梯不断发展壮大,用自主研发的产品成功占领市场。网梯携手清华、北大等众多一流高校引领在线教育发展新风向;网梯与国内顶尖机构共同开启人才培养大计;网梯关注个性化的学习需求,开设翻转课堂充分认识教与学的变化,用信息化手段彻底改变学和教的方式……一路上,网梯专注远程教育行业的发展,对行业发展有着独特的眼光。

冬去春来之际,笔者有幸与张震进行了一场对话,就技术与教育的关系、在线教育和继续教育的现状和发展、网梯的未来发展等问题请他阐述了自己的看法和见解。

网梯董事长张震

互联网对教育已产生“分水岭”式影响

CEDU:您认为技术对教育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张震:二十多年来,整个互联网的发展影响到了人类的方方面面,不管是提高效率还是改变模式,都产生了革命性的变化,这种变化必然会影响教育,并从2017年开始对教育产生了“分水岭”式的影响。2017年之前,教育信息化采用的各种模式效果都不尽如人意,2017年之后,各种形式的在线教育在收入水平、教学质量等方方面面开始超越面授,在这个过程中技术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

CEDU:新技术从发明到在教育中应用有着怎样的过程?

张震:我认为所有的技术都会在商业、游戏等领域得到成熟应用两年之后,才会在教育行业得到应用,这是一个规律。目前AR/VR等新技术在教育领域还是初期阶段,还很难大规模使用。技术一直在不断地更新迭代,待新技术能让人们习以为常之后,也就自然而然的会在教育领域得到广泛的应用。

CEDU:目前已有的AR/VR教学方式能否进行大规模应用?

张震:对于新技术新模式,在特定领域、特定课程是可以产生比较好的演示效果,但很难大规模的应用,因为在初期的时候无论是用户体验还是使用成本都不够成熟。所以目前还处于演示阶段,要实现实际应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个路可能是通过加大投资的方式,或者出现新的方式改善体验效果并降低成本,可以让所有人能通过非常廉价的方式获得。

我通过加法原则和减法原则来看产品,互联网很多产品成功其实基于减法原则,就是减掉某些功能,比如最新的苹果手机减掉了home键,我认为未来的技术也是进一步做减法。但现在VR/AR的技术实际上是在做加法,它让人额外戴上一个东西。前几年3D技术出现时,很多人会购买3D功能的电视,但现在市面已经不再出售3D功能电视。原因是3D功能的电视,让人们在看电视的时候戴上一个东西,人们会觉得不好,这是在做加法。因为人性是懒惰的,人希望越精简越好,环节越多用户越少。现在成功的互联网产品大多数属于“大道至简”,然而简化的思路是大多数新技术公司会忽略掉的。

CEDU:您怎么看待大批出现的新技术教育公司?

张震:我比较喜欢用进化这个词来描述市场行为,我们了解比较多的是生物进化,世间万物大部分事物都符合进化规律。我认为在线教育公司的诞生、发展也都符合进化规律,在新技术出现以后,出现大批利用新技术的教育公司,而大部分公司也会在适者生存的模式下被淘汰,活下来的就是适合环境发展的。

CEDU:您认为教育领域会出现“独角兽”公司吗?

张震:教育有别于商业,商业规则讲利益,但教育更多的是公益性和社会性,而教育公司处于这两者之间的过渡地带。过渡地带意味着规模越大,社会反而会来压制,这是由教育的属性所决定的。教育领域不是招生越多、销量越好就证明该单位越优秀,因为教育会给人贴上教育标签价值,当贴上这个标签的人越多以后,标签价值就降低了,降低就会导致商业价值降低,出现负反馈现象,所以好的教育机构一定是挑选学生的。

互联网领域基本上是赢者通吃,但教育的核心要素是反商业的,不是越多越好。未来由于人的需求以及社会分工是多样化的,教育机构也定将是百花齐放的状态。各方面的学习方式、内容、服务形式均是多样化,为教育机构服务的机构呈现多样化的趋势。在教育领域出现的各个公司,是整个教育生态的一部分。竞争对手之间本质上是长跑关系,有竞争,也有相互扶持。

 

信息技术拉动教育公平,并为人性化学习提供可能

CEDU:作为一家技术为主的公司,网梯在提高教育质量上进行了哪些探索?

张震:网梯在这方面进行了一些探索,一个探索是让老师如何教得更好,一个是如何让学生学得更好。

关于教,我认为现在的教育技术过于复杂,过多的要求导致老师将付出较大的学习代价去学习信息化产品和操作流程。我们考虑有没有可能做一些工具,可以简化到老师几乎不用学习就能对新教学工具和手段信手拈来。我们开发了一套“课程空间”的系统,简化到老师不依赖于技术团队就能实现备课、课程制作、录制视频、资料上传、课堂活动组织等环节。目前“课程空间”的系统已正在推广和使用。

关于学,网梯推出了翻转课堂,主张个性化学习。目前还做了一些新探索,比如通过钢琴练习,如果钢琴练习可以通过互联网练习得很好,那么其他领域实操的环节亦可通过互联网解决。

CEDU:“课程空间”的系统可以在哪些场景下使用?

张震:有两个使用场景,第一类:全网络场景,包括基于网络的授课系统、备课系统以及教学活动组织系统,整个过程不需教学管理机构及技术团队参加,老师独立就能完成。

第二类是传统教育,传统教育有可能因信息化的引入而产生全科老师,全科老师背后需要一套达到六十分甚至八十分的教学设计,老师依照教育设计操作就可以完成授课。在操作过程中如果老师记不住流程,那么可以通过智能耳机给老师进行提示,甚至通过自动化的过程不用老师提醒,学生就能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这样老师的教学效果一般可以达到六十分,老师如果准备得好有更多发挥那教学效果可以达到八十分甚至一百分。因此,就会使得教学效果更好、教学成本更低,从而提升教学质量。同时,还可以在网络上实现大规模的共享。

CEDU:在线教育的教学质量是一直被人所诟病的地方,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张震:新模式出现的时候,初期一定是质量很差,任何事务都是这样。过去有个“长尾理论”,说互联网公司做的是传统领域比较边缘的、利润比较薄的20%,但现在很少听说了,因为现在互联网成为了主力,好的服务和良好的体验基本上来自互联网。在过去十几年里,在线学习也这样,起步阶段的大部分教育产品无论是用户体验、教学效果还是口碑都是偏差的,但是2017年有很多有好口碑产品的公司规模越来越大、产品越来越好。我家两个孩子去年在在线教育上花了五万块钱,这是历史上第一次,以前只花在面授上。这也说明在线教育已经从过去的低价、低水平、低质量演变为现在已经出现了的高价、高水平、高质量的在线教育,这个过程是必然出现的。

以前我们认为在线学习只适合成人,因为在线学习需要有自制力,孩子没有自制力,但我从我家孩子身上看到现在的孩子就把在线学习当成一种游戏,不需要大人督促就会去学习。对我来说,我希望在这个领域能够把好的一面进一步提升。通过技术,能让我们的合作伙伴提升自己的教学水平,能让合作伙伴的社会口碑越来越好。

CEDU:您认为信息化在推动教育公平上发挥了怎样的作用?

张震:信息化技术和模式一定能拉动教育公平,信息化首先解决有无问题,解决有无问题后就解决质量问题。传统教育面临着一个问题:为了培养少数人成为科学家而让大部分的人作为陪读的角色,但是在工作中是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这就让大部分学生为了培养少数人的科学家而牺牲掉了自己学习的乐趣,我认为教育信息化能解决这个问题。

有无问题之后需要解决的是能不能更好,更好的问题就涉及到老师能不能教得更好,学生能不能学得更好。老师教得更好就是老师教学水平的提升,我相信通过信息化手段,能大大提升老师教得更好的问题。

CEDU:您认为什么样的学习最有效?

张震:人要进行社会化学习,因为人类作为社会分工的一部分,外界要求我们掌握的满足社会分工要求的技能,这种来自于外部压力的学习带有一定的竞争的味道。怎么在竞争中取胜,这是我们认为把学习做好的关键,比如能不能针对个人能够循序渐进的学习不断升级迭代教学系统,让学生有兴趣每天提升自己水平。很多人会用游戏化学习来描述这个过程,但我觉得用游戏化学习描述的窄了,因为游戏本质上是顺应人性的,游戏化学习的思路只是大家觉得游戏好玩,所以这个过程应该是人性化学习。

 

学历继续教育应引入市场竞争机制

CEDU:很多高校开始限制继续教育招生规模,这意味着什么?

张震:教育机构不等同于商业机构,商业机构是产品卖得越多,商业估值越高,教育机构是反的,招生越多,估值越低。排在顶尖的教育机构,学生要想进去学习是要挤破头的。这个道理在继续教育一样,如果想成为顶尖的继续教育机构,要采用自我约束的方式,而不是给钱就上的方式。中国的大学为了自身价值,缩小招生规模和服务人群,这是一种正确的选择。好的教育机构一定是挑学生,不挑学生的教育机构怎么能说是好的教育机构。

CEDU:那您认为学历继续教育要怎么做才能做好?

张震:一个产业好不好,要看这个产业是不是繁荣,繁荣的产业会引进优胜劣汰机制,也就是新增企业多,倒闭的企业也多,这样整个行业会通过优胜劣汰,发展越来越好。而我们看到的学历继续教育市场,没有优胜劣汰,因为国家规定了只有少数机构可以从事学历继续教育,也没有多少机构是因为自身质量问题而被淘汰的,所以学历继续教育没有生成健康的迭代环境,使得人们会对学历继续教育有很多看法。现如今培训领域的课程质量非常高,原因就在于只有好的课程才能在市场上存活下来,不好的课程活不下去。

对于大学,要把学历继续教育做好,我认为很关键的一点是要树立教育从业者的形象,教育机构不是盈利机构,不能把盈利当做教育机构的唯一目的。盈利一定是附属品,因为教育做得好才盈利,这是教育管理者的职能,他们的认知很重要。二是要引入竞争环境,一定要让质量不好的被淘汰,不能给卖证的人一个合法卖证的权利,否则这个行业就毁掉了。

继续教育学院可以进行证书分类,比如在证书上设置二维码,用人单位一扫就能知道学生的特点从而了解与其相适应的工作。我认为在线教育在描述人的特性上会比面授做得更好,因为面授没有记录这一块,而在线教育则可以做到。

CEDU:信息时代,传统的成人教育会有什么变化?

张震:网梯在做传统成人教育向网络教育转型的工作,我们认为现在所有采用函授方式的远程教育都已经成为了过去式,去年五月份我们组织团队去英国考察,发现英国开放大学已经取消了各地的学习中心,因为互联网发展到今天已经不需要见面的授课方式。从传统的函授模式和混合式学习模式转向全面互联网模式在成人继续教育中是必然会发生的,因此我认为在中国的成人学历课程会转为在线的形式,甚至是唯一的方式,学习中心的教学辅导作用会慢慢淡化。

CEDU:您认为未来教育会是什么样子的?

张震:未来的互联网教育会解决有教无类的问题,从解决公平问题到解决因材施教。只有因材施教的时候才是真正的以人为本的教育,未来合适的教育都是个性化的、因材施教的、以人为本的教育。未来教育并不是一成不变的,甚至人才考核方式也是多样的。未来教育是人只要有个性化的学习需求,就能通过互联网来满足这些需求。

CEDU:网梯的发展规划是什么?

张震:网梯一直是以技术为主,我认为社会分工越来越细,在教育信息化领域,也会出现有人做信息、有人做网络、有人做教学辅导等各种环节,在分工选择上网梯专注为在线教育的合作伙伴解决好技术相关的问题。我们对自己的定位很明确,不越雷池一步,成为最好的帮助合作伙伴成功的成长伙伴。网梯还有一个使命,帮助合作伙伴看得更清楚,在面临每一扇可以选择的门的时候帮助合作伙伴去选择更容易走得通的门,这样大家一起到达成功的未来。

本文作者:中教全媒体  侯娜欣

版权声明:中教全媒体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作者:

1、本文是中教全媒体原创文章,转载此文章请注明出处(中教全媒体)及本文链接。
2、本文链接:http://www.cedumedia.com/i/17029.html
3、如果你希望被中教全媒体报道,请发邮件到 new@cedumedia.com告诉我们。

来源:中教全媒体
产品库相关企业:

参与讨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