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远程与继续教育优秀案例展示 | 践行社会责任,培养教育人才,真抓实干,精准扶贫—记北京大学云南省国家级贫困县贡山县教育扶贫工作
作者:    浏览:2452

 

践行社会责任,培养教育人才,真抓实干,精准扶贫

—记北京大学云南省国家级贫困县贡山县教育扶贫工作

摘要 
云南省贡山县是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的简称,是一个集边疆、贫困、边远、山区、少数民族为一体的国家级贫困县。本案例以云南省怒江州贡山县为例,具体阐述北京大学如何以“国培计划”—云南省网络研修与校本研修整合培训项目为依托,对贡山县的骨干教师、全体学员以及学校进行不同的分类培训,帮助贡山县解决教育教育问题和学校发展问题,并为贡山县留下一支培训者团队,通过提高教学质量,提高办学吸引力,实现教育脱贫。

案例亮点 
1、利用网络培训,打破制约山区教师参加培训的地域限制,提供给山区教师优质的课程资源,实现教育资源的共享与教育均衡。

2、通过网络,提供全程专家指导,让在偏远地区的教师能与专家互动交流,解决教学问题。

3、打造网络学习共同体,让参培教师能够在网络上交流学习,解决因为地理闭塞问题造成的教师信息匮乏。

4、将校本研修纳入远程培训,提供校长培训课程和外出考察机会,让偏远地区的校长走出去,开拓办学视野。

扶贫攻坚是“十三五”的重点之一,而教育扶贫又是扶贫工作中的重要一环,北京大学作为国内一流高校,从2010年开始就成为了“国培计划”培训单位中的一员,每年通过对贫困落后地区中小学教师进行网络和面授培训,来提高贫困地区中小学教师的师资力量,帮助贫困地区实现教育脱贫。尤其从2015年以后,“国培”中西部项目改革,将培训重心下移至项目县,通过远程培训单位与各项目县的直接对接,制定有针对性的帮扶计划,切实实现精准扶贫。

以云南省为例,在2015年北京大学从云南省教育厅获得了大理州永平县、怒江州贡山县和临沧市临翔区三个区县的培训任务,在2016年又增加了怒江州泸水县,这四个区县均属于国家级贫困区县,分析这四个县的教育落后原因,有共性问题也有个性问题,北京大学根据实际情况,为每个县制定了有针对性的帮扶方案,现以怒江州贡山县作为案例,具体阐述北京大学的做法。

贡山县是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的简称,地处滇西北怒江大峡谷北段,是怒江傈僳族自治州下属的一个自治县,也是集边疆、贫困、边远、山区、少数民族为一体的国家级贫困县。全县有学校57所,在校学生4858人,教师400余名。

一、是什么造成了教育落后?

(一)升学率较低,厌学、辍学问题严重。

云南省多山地,学生居住分散,虽然很多地区都就近设立教学点,但仍然因为交通不便、路途遥远等原因导致学生求学困难。夏季如遇泥石流、山体滑坡等现象,会给学生带来安全隐患,上学受阻,影响学习进度。久而久之,造成很多学生中途退学,有的地区小学和中学的学生比例达到2:1,有一半学生不能完成义务教育。同时,因为长久以来的“读书无用论”的思想影响,一些地区的家长不重视子女的教育,造成学生厌学,教师教学组织困难。

(二)学校办学规模小,师资紧缺,教研实施困难。

贡山县为方便学生入学,在一些偏远地区就近建立了办学点或者一些乡村学校,但也带来了一些教学问题。由于学校办学规模小,学校师资不足,有的学校甚至“一师一校”。同时,学校科目不全,很多科目没用专职教师,有些学校大量聘任顶岗教师,造成同科目教师之间缺乏教学交流,教研发展困难,教师专业成长受阻,学校教学质量提高缓慢。

(三)学校地理位置闭塞,信息匮乏,缺少培训资源。

贡山县的大部分学校分布分散,学校间距离远,山高坡陡,教师外出培训困难。而学校内部又缺乏教师培训资源,缺乏与外界的交流沟通,逐渐形成信息孤岛,与其地区的差距越来越大,教育发展出现不平衡。

(四)信息化水平低,信息技术设备闲置率高。

近几年,国家对贫困县的教育非常重视,给予了经费支持,很多学校都新安装了现代化的教学设备,但目前设备的闲置率较高,很多教师面对崭新的设备却不知如何使用,或只是掌握了基本功能,未能发挥信息技术对教学的促进作用,教师的信息技术应用水平亟待提高。

二、如何解决教育问题,实现教育脱贫?

针对贡山县目前教育存在的种种问题,北京大学联合贡山县教育局,以“国培计划”—云南省网络研修与校本研修整合培训项目为依托,将学校、骨干教师、全员教师分类作为帮扶对象,切实提高学校办学能力、提高骨干教师的引领作用、提高普通教师的教学水平,并辅以信息技术能力培训,通过远程与线下研修、校本研修相结合模式,提升贡山县的整体教育水平和办学吸引力,帮助贡山县快速实现教育脱贫。

(一)培养骨干教师,打造地方培训团队,通过自身力量实现教育脱贫。

在“国培计划”—云南省网络研修与校本研修整合培训项目实施前,北京大学同贡山县师训部门的工作人员进行沟通,确定骨干教师的遴选标准,并由贡山县教育局在全县选拔骨干教师,作为此次培训的骨干核心力量。被选拔的教师主要有两项责任,一是通过北京大学的培训学习提高自身的教学水平,完善各项教学技能;二是通过优秀的业务素质,对其他普通教师进行指导,发挥骨干教师的引领辐射作用,带动地区教师整体发展。

在课程设计方面,以提高骨干教师的教育教学水平和骨干教师的培训指导能力两方面作为重点,而且这两点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形式以集中面授和远程为主,集中面授主要由北京大学派遣专家到达当地,解决山区教师外出培训困难问题;远程培训由北京大学提供优质课程资源,解决贫困地区教研资源短缺问题。

培训结束后,这部分骨干教师会成为网络培训中工作坊的坊主,带领本地区的学员进行网络研修,打造区域学习共同体,实现常态化研修。 “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北京大学希望通过骨干教师培训,能为地方留下一支骨干教师培训团队,通过本地教师自身的力量实现教育脱贫。

(二)利用网络进行全员培训,提高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减小与外界差距。

1、通过网络培训,学习北京大学优质课程,解决培训资源匮乏问题。

贡山县辖区内的学校虽然很多地理位置闭塞,但近几年由于教育扶贫政策影响,很多学校都安装了崭新的电脑和电子设备,且网络覆盖情况良好。北京大学利用这一有利客观条件,为贡山县的全体教师设计了以三年为周期,每年120学时的网络培训课程。来自山区、乡镇的教师可以通过网络,学习来自北京大学的优质课程资源,可以说与发达地区的教师享受了同等的受教育机会,大大拓宽了贡山县教师的教育视野,一些优质的教学理念和教学手段也在逐步走进贡山县教师的课堂,逐渐缩小了教育差距,实现教育公平。

2、通过网络平台,足不出校,享受北京大学专家指导。

为解决贡山地区教师专业知识匮乏、缺乏专家指导问题,北京大学通过网络培训,在线提供全学科的专家指导,学员可以通过培训平台,向专家提问,寻求教学问题解决方案。另外,项目组还会不定期举行在线听评课活动,学员可以通过专业软件同步观看其他学校教师的现场教学,与专家一起进行评课议课教学交流。希望通过这种形式,弥补偏远地区教师教研活动困难问题,同时建立起贡山县教师与外界沟通的桥梁。此外,北京大学提供的培训平台在培训结束后仍然对学员开放,学员可以继续在北大培训平台观看专家讲座课程,与其他学校的教师进行交流,为偏远地区教师的常态化研修提供条件。

3、组织送教专家,远赴贡山,提供现场教学指导。

网络研修的培训效果是显而易见的,但仅仅通过远程培训还远远不够,每年北京大学

的工作人员会带领专家,经过两天路程不辞辛劳地来到贡山,为贡山的参培教师送去丰富的线下研修课程。在线下研修课程中,主要以专家讲座、专家示范课和评课议课答疑活动为主。专家讲座主要从理论上提供专业引领、示范课从实践的角度向学员展示应用,而评课议课和答疑活动提供给教师与专家面对面交流的平台。这种线下研修或者说送教活动,培训效果明显,解决问题直接,对于在大山里的贡山教师来说,是难能可贵的学习机会。但对于北京大学来说,由于地理位置偏远,操作起来非常困难。但北京大学没有因为困难而中断,每年都在坚持送教,也每年都在更新改善。目前主要以主题送教为主,每年解决一个问题,有针对性地帮助地方改善教育。

(三)帮助学校解决校本问题,从而提升区域教育水平。

学校的教学质量是由学校教师的整体教学水平决定的,而地区的教学水平是由这个地区的所有学校决定的,学校作为地区教育的组成个体,承载着教书育人的重任,也是一个地区实现教育脱贫的关键。但学校终究如何发展,最后落在了学校的校本研修上面。对于贡山的大部分学校来说,校本研修每年都在做,但每年都成效不高。而产生这个问题的原因一是校本研修资源有限,通过现有资源无法解决本校问题;二是在校本研修过程,缺乏专家的专业指导;三是学校校长办学能力有限,缺乏校本研修专业素质。针对这三点问题,北京大学同样采取了有针对性的解决措施。

1、将校本研修纳入远程培训,解决校本研修资源问题。

将校本研修纳入远程培训,在培训平台建立校本研修专区,利用网络培训促进校本发展。在培训课程中,希望能为地方提供一个数字图书馆,力求包含校本研修所需的全部资源,满足校本研修开展。

2、提供专家全程指导,解决专业指导匮乏问题。

校本研修能否取得成功,校本研修方案的制定与执行起到了关键作用。在各所学校的校本研修过程中,北京大学从学校问题诊断、校本研修方案制定到校本研修实施,提供全程专家指导,帮助各学校认识到目前学校发展的问题,找到解决思路,同时根据实施状况随时帮助调整计划,让校本研修做出成效。

3、组织校长外出参过考察,观摩成功校本研修案例,提高校本研修能力。

为了提高贡山县校长的校本研修组织能力,开拓贡山县各所学校校长的办学视野,北京大学组织部分优秀校长,赴四川省泸州市,进行了为期三天的参观考察活动。在此次活动中,主要以听取报告、参观成功案例和经验分享为主。培训结束后,参培校长感叹存在的差距以及确定了努力的方向。而北京大学组织本次考察的目的就是希望贡山县的校长能走出去,看一看,对校长的校本研修组织能力是个很大提高。

(四)信息技术应用能力培训,改善教学,提高办学吸引力。

随着科技的发展,信息技术已经走进了各行各业,教育也不例外。很多发达地区学校的信息技术教学设备引进较早,目前已经达到应用的成熟阶段。但对于贡山地区的教师来说,起步较晚,虽然现在大部分学校都安装了现代化的教学设备,但根据调查,目前大部分教师还处在“上网收集资料+制作PPT播放一下”的基础应用阶段,有的教师甚至除了公开课、教学比赛应用一下信息技术,其他时间都依旧是“课本+黑板”的传统教学方法。可以说,目前贡山县教师的信息技术应用水平无法达到改变教师教学和学生学习方式的要求,需要不断的学习和提升。针对这一点,北京大学在120学时的培训课程中,设置了50学时的信息技术必修课,通过专家讲座和实际案例,帮助贡山县的教师提高信息技术应用能力,同时,在学员提交的作业中,严格要求使用信息技术教学设备,督促学员进行信息技术应用。同时,每个辅导教师都要求具有良好的信息技术应用能力,能帮助学员解决信息技术应用问题。

三、在扶贫的路上,我们取得了哪些成效?

贫困是由多种原因造成的,教育也是原因之一,让一个地区实现脱贫除提高经济发展水平外,促进这个地区的教育也是重要手段。北京大学国培就是针对这一点,以提高贫困地区的教师教育水平,从而提高地区的教学质量为目标,进行着一系列的扶贫工作。本次案例的贡山县的教育扶贫工作已进行到第二个年头,目前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一)贡山县教师全员400余名,目前已全部参加远程培训。在2015-2016的培训中,百分之百通过培训,成绩合格,优秀率达到百分之二十五以上。在培训过程中,教育教学水平明显提高,提交的培训成果形式新颖,内容丰富,并且平台讨论积极,研修氛围热烈。通过网络培训,教师的学习方式在慢慢改变。

(二)在信息技术应用方面,很多老师从两年前参加培训时对于浏览器、网址、邮箱、帐号等简单计算机操作存在困难,到两年后能够独立完成网络培训学习,可以说在信息技术应用方面已经有很大进步。同时,教学中应用信息技术设备的比重加大,信息技术与学科融合方面已经初见成效。

(三)贡山县的学校在网络校本研修过程中,部分学校作为校本研修示范校,完成了从校本调研、方案制定、校本实施、成果展现等一系列的工作,很多学校提交了优质的教学课例。

(四)经过两年的骨干教师培训,很多教师已经对培训模式、培训组织方式非常熟悉,很多老师能够在听完专家讲座后,进行面对全员的二次培训,将学习的知识传授给没有参加培训的教师,逐渐承担起培训者这样一种角色。

四、扶贫工作,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在网络时代,任何行业都要互联网+,而教育也不例外。贡山县作为云南省西南边境的一个小城,由于地理位置闭塞,一直发展困难,也制约了教育的发展,处在教育落后的状态。而随着网络的发展,给贡山的教育带来机遇,而北京大学也抓住了这一点,通过网络对贡山县教师进行施训,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从此,教育不再受地域的限制,通过互联网实现各地区同步,教育资源共享,缩小地区的差距,实现了教育均衡。

但取得成效的同时,也必须要承认通过网络培训实现教育脱贫还在起步阶段,如何将网络课程设计地更加符合本土需求、如何将活动设计更能与贫困地区教师的日常工作契合以及如何帮助贫困地区教师解决一些具有地域性的教学问题还是需要进一步探索,但北京大学会继续努力,发挥高校在教育事业的引领作用,实现北京大学的社会价值。

 

本文作者:

1、本文是中教全媒体原创文章,转载此文章请注明出处(中教全媒体)及本文链接。
2、本文链接:http://www.cedumedia.com/i/16393.html
3、如果你希望被中教全媒体报道,请发邮件到 new@cedumedia.com告诉我们。

来源:中教全媒体
进入产品库

参与讨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