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名为誓 以梦为帆 深耕中文教育陆陈之根
作者:

你上学时是怎么上语文课的?是否是一篇又一篇的课文背诵还有一个又一个的中心思想和段落大意,在这样冗长枯燥的过程中是否也感到过厌倦?蔡元培说:“教育是帮助被教育的人给他能发展自己的能力,完成他的人格,于人类文化上能尽一分子的责任,不是把被教育的人造成一种特别器具。”在知识和内容之外,我们是否有了更好的语文学习能力?

在香港,有这样一位教育者,几十年来致力于华人儿童的整体汉语素质的能力学习。她强调教育最重要的是要教会学生理解什么是上课,怎么上课,怎么学习才有效好玩,只有提高了学生学习的自我提升能力,才是学生最想要的学习。她所开设的陆陈汉语语言学校也已培养了成千上万的学习中文的优秀学生。“有经济学家跟我说:陆老师,你是拿着自己的钱在为国家做民族的事。我说,因为这些事必须有人做,整体汉语素质教学的发展,必将带来长远的教育影响。”她在谈到自己所做的汉语语言教育事业时说到。

是怎样一种热爱能让她做到如此?又是怎样的一种坚持让她在利益之外扎根于教育之中?

所有的惊奇与惊叹,让我们通过中教全媒体总裁对话之陆陈汉语董事长陆陈且听陆陈女士向我们娓娓道来……

对话嘉宾:陆陈汉语董事长 陆陈(左) 对话人:中教全媒体主编 夏巍峰(右)

总裁对话:陆陈汉语董事长 陆陈

以姓名之誓 坚守教育素质和信念

夏巍峰:陆陈汉语语言学校成立于2002年,为什么用自己的名字来给学校命名?

陆陈:我做汉语教育研究和文化研究,是1991年从加拿大回来开始的。2002年,香港政府跟我提出需要我做一所正式的汉语言学校。我认为这是政府的信任和对香港地区教育长久发展的思考。我在学校注册名称选择时,用了我的个人名字。我是以我父母的教养和自己的人格去保障陆陈汉语的教育素质和信念。

汉语教育的含义一个是传承,另一个是传播。我的母亲是几代教育世家,我的父亲是清华西南联大的毕业生,他们的一生奋斗与国家民族的东西分不开,这些都会影响我。父母把他们的姓做成我的名字,而我是在我生日那天去注册学校的,我一个人独立地去注册。我心里明白,从那时刻开始,我的生命和汉语教育不再分开。

夏巍峰:陆陈汉语语言学校是香港第一所专业汉语学校,创办这样一所汉语语言学校的初衷是什么?

陆陈:我从加拿大回到香港以后,很希望把传统的汉语言文字现代的教学法带给香港,也把香港先进的国际管理素质介绍给中国更多的管理者,作为一个在中西方都住过的人,我有这个责任也有这个兴趣。我的办学初衷就是“教一个就教好一个,让更多的人喜欢汉语学习,让更多的人理解中国文化。”随着时间的推移,做出完整的体系定位,鼓励华人儿童“从小学习优雅的汉语,长大通古今博中外。”近年来,培养了一批又一批优秀的校长和教育管理者。

我父亲懂六国语言和十三种方言,他是一个非常谦和和友善的人。我觉得语言交流做好的话体现在一个民族或地区的和谐上,那我们就去做这个桥梁。但真正做到汉语语言学校的时候就发现责任太大了,因为是牵涉到孩子。汉语国际教育的发展除了教师教材教学法要关顾之外,教学管理和教育发展决不可以忽略或轻视。

汉语是最多人使用的语言,固然重要。但我最想做的,同时也是最不容易做的不是教学,而是汉语的国际教育一定要有高标准,我非常坚持用中国的母语教育的语文标准,但是要使之成为让全球接受并发展成容易让人爱学、能学好的科学的国际教育标准,这是几代人共同发展的世界教育工程。

夏巍峰:陆陈汉语语言学校在办学过程中遇到过哪些困难?

陆陈:做任何事都会有不同的困难,做教育的初心是社会责任和使命。多年来第一个困难是不断投资。明知道科研需要钱,也要做,因为必须严谨治学长期投入才能有效教学。投资者要回报,知道很难有回报,就不跟任何人要钱,就是自己拿积蓄出来做。有很多的理想实现不了也得慢慢去实现,能做多少就做多少。但是汉语国际教育研究这条路上的投资,是我一生中觉得最宝贵的文化财富回报。如果生命再来一次,我还是会再做这件事!我特别感恩我先生,他常常说“我无限地支持你”,我跟我先生两个人也一直是只投资不回报。

其次就是人才的投资,要培养一个从高等学历毕业生到能在教学市场胜任的人,需要我们再重新教三年。这些年轻人肯学肯做,我常常问他们,三年以后要想他的发展怎么办?他们升主管了,他自己的理想有多少是我们能实现的?如果我们不能有更好的平台,他就会走了。所以我们就不断开发出不同的平台和专业项目,培养年轻人做好一块再做一块,让他们变成全能。

最后,也是最大的问题,就是团队运营发展的视野和动态能力。今天的世界,远远超乎我们的发展速度和维度。我和团队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教学研究和教育发展上,多年下来,不断开发新的企业生命周期,让源头活水长流。面对更多的发展和急速的变化,真正的可持续性发展是团队动态发展能力的体现。我希望在汉语国际教育发展中,尤其重视培养教育者,成为高素质高标准的教育企业家和教育科学家,才能引领年轻人开创更新的天地。

夏巍峰:您认为汉语教学相对于其他语种教学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陆陈:在汉语学习的体系发展中,正如一条河流,不断有新的分支加入,有新的源泉加入,同时也一定在流淌的过程中有所流失。因此需要保持传统源泉不被大量流失,又发现不同的渠道方式培养更多的年轻人愿意回溯这些民族的精髓。我们在母语的氛围里,就是在努力保护五千年来优秀传统文章的精髓,又在东西方语言文化教育交流中不断增加新的元素、新的水分。正由于这些东西方的碰撞,我们看到许多汉语语言国际教育发展的正面意义和可能性。

每个语种,每个语言有共性,但是更有自身的特点。不断发展中文的语言教育研究,让东西方语言学习更加容易地融合在日常生活中,是我们未来30年更重要的汉语言文字中文教育发展的路途。

我始终相信,任何语言并非是交流的工具那么简单。所有语言文字承载的历史文化哲学社会科学是个学习的海洋,我们的儿童语言的学习内涵远远超过学校课本的课程内容。

我特别觉得我们要花大气力给孩子们写好看的中文儿童书,给孩子写好玩好看又好记住的图书,让他们觉得在自己的母语文化里有那么多营养可以吸收,我们有13亿人口,我们的孩子太需要富有营养的母语文化土壤,需要新鲜的空气水分和科学的优质种子传播。这是关乎世世代代孩子们传承什么、怎么传承和传承素质的大事。

以专业为茅 深植汉语语言教育之根

夏巍峰:陆陈汉语语言学校的学生构成有哪些?

陆陈:陆陈汉语国际教育集团,包含了全球华人儿童国际教育研究所、汉语国际教育管理学院、语言学校和国际青少年文化艺术交流学院。语言学是全人类、全年龄段都是包含在里面的,所以我们的课程是包括从准妈妈开始到婴儿一直到成年人学习的全套汉语课程。我们是超越中小学幼儿园或任何一种教育组织的专业连贯性语言文字文学文化素养的整体教育。

夏巍峰:陆陈汉语语言学校的教学模式是什么样的?有什么特色?

陆陈:陆陈汉语的教学模式分几大板块,最重要的是儿童分级阅读能力、分级写作能力和分级文言文文学文化理解能力,都是分级能力的学习。

陆陈汉语做了教学法、学习体系、教学体系、备课体系还有管理体系,现在做国际儿童中文教育发展体系。要在动态的时代发展和具体的受教人群看教育。我们不会抛开应试去说语文素质的教育,这两方面其实是前2/3培育坚实厚重基础和后1/3解决考试能力的配合。学校教育最重要的是要教学生怎么听课,怎么记录,怎么提问和思考探索解决方案,要提高学生在学校的学习能力。我不赞成把学校应该做的东西给补习学校或语文中心做,那就失去了学校整体学习。陆陈汉语的定位是要做学校里面来不及做的、学校里面老师不是这样做的或者是说学校老师自己都不会做的。这样学校的优秀标准、社会教育的全面发展以及家长的教育选择能力发展就行成了共同培育学生培育社会的正能量。

夏巍峰:请您介绍一下陆陈汉语语言学校的师资队伍构成,除汉语言的基本能力外,您最看重教师哪方面的能力?

陆陈:第一,在标准上,学语言、中文、新闻的都可以,但是必须是master以上,因为硕士有初步研究的概念,博士生就应该能独立地解决问题。老师在教学上如果没有研究的意识,那就是一个工匠,我们希望老师能一直有科学研究的头脑。第二,老师必须要喜欢汉语学习,必须热爱语言教育。

我们在教师成长上,会给新教师三年不断训练,这个训练一级一级的认证。第一年是千里马计划看毅力看能力训练成果,第二年是飞鹰计划可以成为小主管。第三年是栋梁计划成为高级主管。这是一个很强有力的梯队建设,我们刻意要为所有的年轻人提供事业发展的天地。

夏巍峰:现如今,在线教育已经成为学习的新趋势,陆陈汉语在在线教育上做了哪些尝试?

陆陈:时代发展的必然性是变化。不断学习不是不断跟风,而是深入思考未来发展哪些是语文素质教育最难做到的,那还是整体素质教育的内涵与外延。我很讲究系统,先是跟东软合作了知识管理系统,然后打算跟新加坡的公司合作教学系统平台,此外,还做了直播系统。互联网线上线下结合起来,尤其是用互联网的思维模式就更优化了线下教学模式。

夏巍峰:国家在对外推广汉语上做了非常多工作,已经在全球140个国家(地区)建立500多所孔子学院。陆陈汉语作为一家教育品牌,在汉语教学上跟孔子学院有哪些不同?

陆陈:汉语国际教育发展是世代汉语教育人不同角度不同层面的工作。陆陈汉语是做儿童华文教育和国际汉语教育两个范畴,填补国际汉语教育儿童书面语系统教学空白。

以梦为帆 发扬优秀中文教育

夏巍峰:作为一名教育者,您是秉着什么样的态度和心态在做教育?

陆陈:我们说教育是要有尊严的,这个尊严就是我们自己,对教育我是没有半点私心地在做,学生和家长完全能够感受到我们怎样用心。这个影响到很多孩子甚至毕业后也来求职!看见老师们的用心坚持让孩子们有进步有自信,我真是没办法不高兴!在教育领域,态度用心成果科学有效是核心竞争力。“严谨治学严肃教学”是教育尊严。毕竟教师教会学生学会不是一个物理距离的转换过程。不是家长给钱了就什么都可以,家长要放心了才会让孩子来,因为我是专家,有责任让家长放心交给我。我们要让老师做的工作有尊严,老师必须自律正气自强。每个陆陈汉语的老师不论是新的老的,走了的,回来的,一个最大的共性就是家长的赞同“每个老师都很用心”!他们非常认真,每一篇文章老师都改四五百字,26年来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每天都这么做,所以家长都很感动。

夏巍峰:您曾经说过:“没有把经营和赚钱放在首位,而是把教育素质放在首位”。怎么理解这句话?

陆陈:有经济学家跟我说:陆老师你是拿着自己的钱在为国家做事。我是很想为更多的学生做更多的课程研发,希望能让更多的人用到我们的教育成果。我做的课程产品都有很好的市场预见,也要求我们的教学真正解决学生的学习成长需求问题。教育不能滞后,而时代发展的速度更让我警醒,怎么样做才能让中国语文的教学像海外英语屹立于世界先进教育民族之林,让孩子们学到学校里学不到的。我一直十几年没有一天离开中国语文标准,我就老琢磨怎么把这个标准让香港的孩子、全世界的孩子都能用。

夏巍峰:在内地,素质教育更多的是跟应试教育放到一起讨论,很多人认为两者是相悖或者说两者不可兼得,您怎么看待这两者之间的关系?

陆陈:我一直不同意把素质教育和应试教育分开说,素质、基础、能力都是一个整体,全世界其实都是应试。起码在未来50年,我也相信应试还是一个统一的标准,否则怎么去选拔人才?我觉得教育就应该是有两块,但是对我来说应试教育一定是占后1/3,应试能力是很少的一部分。这里边非常重要的是学习能力,学什么都是学一个学习的能力,知识也好,内容也好,都是教学生怎么学习。

夏巍峰:陆陈汉语语言学校目前只在香港有学校,有没有计划在内地开设学校?

陆陈:我希望学校做得更好,而不是让孩子出了学校还得去学要在学校里学的东西。如果说我们可以从一个机构的角度帮助教一些学校不教的东西,让学生学得更轻松,没有坏处。我们要到国内来或者到海外去最坚持的就是教育素质,没有理念,我情愿不做。

夏巍峰:您在多年的教学中哪件事给了您很深的印象?

陆陈:我给孩子出了一个题目,写我的祖先、祖籍和祖国。有一个孩子拿回了写的文章,写了好几篇,我们家姓周,有周公,有着什么都写上了。后来我说你这个拿回去以后是跟谁做的访谈呢?他说是跟奶奶,他奶奶一看见这个题目就哭了,说谁让你做这个题目。他写了祖先祖籍就是还没写到祖国,其实我最想让他们写祖国,这个题目在香港是很难出的,但是这孩子说“陆老师,我非常骄傲,我是个中国人”。

夏巍峰:从事汉语语言教育这么多年,那您认为以后语言教学理想的方式?

陆陈:我们做的,就是我们的方式。要有底蕴,要有非常坚实的基本功,要有非常美的发现能力和描述能力,让所有的老师和管理人员都有文化创新和跟世界连接的跨文化能力。

夏巍峰:陆陈教育的发展蓝图是什么?

陆陈:培养一大批又一批的语言研究研发人员、管理人员、发展人员,培养更多的接班人。全国也好,全世界也好,有只要有需要的地方我们都可以做。

夏巍峰:您的梦想是什么?

陆陈:梦想就是传承传播整体汉语素质教育,儿童中文国际教育屹立在世界先进教育民族之林。让老师教得高兴、高效,让学生学得难忘、好玩。

作者:中教全媒体 侯娜欣

本文作者:

1、本文是中教全媒体原创文章,转载此文章请注明出处(中教全媒体)及本文链接。
2、本文链接:http://www.cedumedia.com/i/12693.html
3、如果你希望被中教全媒体报道,请发邮件到 new@cedumedia.com告诉我们。

来源:中教全媒体
进入产品库

参与讨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