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媒体总裁专访 | 网梯总裁张震:新技术如何赋能在线教育?警惕把各种未完成“三期临床实验”的技术作为解决教育问题的灵丹妙药!
作者:    浏览:5972

全媒体视角

在这个不确定的世界里,张震确定地选择了在线教育行业。20年前,从清华大学自动化系硕士毕业后,张震选择了自主创业成立了网梯公司,并一直把在线教育和网络教育当成主营业务,用适合的技术帮助院校及机构提升效率并优化教学体验。

网梯总裁张震

“这个世界充满了不确定性,一个未知的世界其实是充满乐趣的。”张震在采访中这样说到。

在这个不确定的世界里,张震确定地选择了在线教育行业。20年前,从清华大学自动化系硕士毕业后,张震选择了自主创业成立了网梯公司,并一直把在线教育和网络教育当成主营业务,用适合的技术帮助院校及机构提升效率并优化教学体验。

作为技术出身的教育企业家,张震一直以更加理性和严谨的角度观察行业发展。2020年是非常特殊的一年,面对不一样的2020,张震有着怎样的思考和理解?中教全媒体和张震进行了对话。

技术能解决教育的哪些问题?

随着信息技术的高速发展,人们对技术的未来寄予厚望,希望通过技术应用解决当前教育中所面临的诸多问题。但技术究竟能解决教育中的哪些问题?服务教育20年后,张震做了总结:技术、工具和解决方案能够提高效率、优化体验。

他举了两个例子,网梯合作的某大学继续教育学院过去由九个人的团队管理成人教育业务,因为信息化技术的引入,现在只需两人便可完成之前九人的工作,效率翻了几番。在非学历培训方面,以网梯为北京大学开发的非学历培训管理系统为例,以往北京大学参加培训的学生进校需要办理各种手续,现在仅需一个二维码便能完成所有流程,在这个过程中网梯非学历培训管理系统同时和大学的后勤、保卫、财务等部门进行了对接。

技术带来了效率的飞速提升,同时随着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的快速发展,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技术将会对教育产生革命性影响的言论甚嚣尘上,这些新技术一度被视为解决当前教育某些问题的“灵丹妙药”。

张震在采访中非常坚决地否定了这种说法,“没有经过任何实验和论文的研究就得出这种结论,我认为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就像把没有通过任何临床试验的疫苗用于人群的接种和免疫一样危险。”他表示,这些技术尚处于探索期,还是不成熟的,比如,在人工智能领域,就有一个比较悲观预测:现在的人工智能技术还没有新的理论突破,所以这轮浪潮很可能以人脸识别作为成熟应用就结束了。与此同时,区块链技术除了应用在数字货币领域,在别的领域都未被证明可以有效落地。2019年,网梯成立了人工智能研究院,探索这类新技术在教育领域应用的可行性和效果,并没有把研究院作为成熟的教育产品线来运营。张震认为,新技术能否适用于教育尚需严谨态度,需要考证其能否真实提高效率、真正对改进或者提升教学有效。20年以来,教育信息化行业的创新大部分属于新概念和新名词创新,可以带来良好教育效果的技术乏善可陈。

对于这种现象出现的原因,张震认为是由于教育一直不能满足用户需求,教育从业者及消费者都比较焦虑。需求不能被满足,但短期内又找不到解决之道,所以描述一个未来的“科幻世界”成了现在大部分所谓的“专家”所倡导的。

“十年前,我在和清华大学的一个图像识别的合作项目的启动仪式上说过,未来的搜索将全部是拍照式搜索,但到现在为止拍照搜索也还很少。技术还没有想象的那么好,人工智能也为时尚早。”张震强调,现阶段的教育技术工具和一个好老师相比效果上还差得很远。技术发展之道是把问题模型化,并通过数学、物理、生物的方法提高效率,但目前对于教育来说,到底什么是教育,这个基本概念尚且无法描述清楚,就更无法通过模型化来解决属于复杂巨系统的人类的教育问题了。

虽然所谓“新技术”在教育上没有达到理想效果,但技术仍在高速发展,并在不断地循环迭代,网梯会更加严谨地探索技术用于教育上的形式和方式。张震表示:“教育信息化领域还不成熟,网梯希望通过技术的介入,帮助院校和机构进行大规模分工协作、逐步解决教育业务中的痛点和难点问题。”

教育质量的关键在于教育不能脱离“选拔”这个核心属性

教育是培养人的活动,张震认为,教育不是强调体验的服务,社会教育是具备选拔属性的。选拔意味着竞争,竞争带来压力,压力带来焦虑。有效选拔有利于降低社会识别成本,促进社会公平。竞争就会带来博弈,博弈就有各种取胜策略,于是诞生了众多的培训机构,这些培训机构的核心价值就是帮助学生在教育选拔中能够有加分项,能够胜出。而大众判断一个证书或者教育是否有质量,往往是和这种选拔的属性相关的。例如造价师考试、CPA考试的通过率低,所以人们认为其证书的岗位的含金量高,为什么含金量高?是因为这些考试具有选拔属性。

教育的选拔属性同样体现在教育质量上,张震表示,教育质量是相对的,教育的核心属性是选拔,当我们说教育质量出了问题,其实是出了选拔问题,是这个系统削弱了或者不再具备选拔属性,要想解决质量问题很容易,重新回归选拔的严谨属性即可。

对于人们常常质疑的高校网络教育质量,他认为,现在的高校网络教育过高的录取率和毕业率,削弱了教育的选拔属性,导致很多人认为其质量不高。虽然高校网络教育的教学手段要比成人函授教育先进,但人们一直质疑高校网络教育的质量,却甚少质疑成人教育质量,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成人教育入门具有“选拔”的门槛。“所以当高校网络教育加上统考、限制招生规模后,质量就会开始变好。”张震说到。

但他也强调,互联网可以极大地提高人才的培养和选拔效率,是有可能通过技术消除由于选拔属性缺失所带来的质量问题的。网络教育学院有可能在普及高等教育、提高规模的同时,关注因材施教并解决对社会质量的诉求。这就需要在质量发展和选拔之间找到一个平衡。

在线教育领域,企业有巨大机会

疫情把在线教育摆在了社会空前重视的角度,尤其是2月份开学之后几乎所有的学校都不得不采用远程方式教学,这把网梯做了20年的事情从边缘推到了到主力的位置,这对网梯是机遇也是考验。“疫情期间,高校、出版机构、中小学、培训机构的用户均在网梯的支持下完成了预期的任务,2020年是网梯成立20年来业务发展最好的一年。”张震在评价网梯2020年的发展时说到。

疫情期间,网梯“空中学堂”服务了几百所学校;由网梯提供平台技术支持的劳动出版社技工教育网为九百多所技工职业学校开展SPOC教学支持;平台开展了一千多场大型直播;几个月内就提供了五百多万人次的在线考试支持。

由于疫情,今年上半年涌现了很多创新型在线教育公司,到现在为止,有的公司进行了大规模的融资,也有的公司倒闭,行业大浪淘沙。这对一直专注在线教育的张震而言也是个重新思考的机会,到底什么的形式适合在线教育,教育的本质是什么?对于技术公司来说,未来有什么机会,能够为行业带来什么变化?

张震谈到,疫情期间,大部分能保障课堂互动教学的系统基本上都是由市场化的企业提供,无论是网梯这样的技术公司还是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巨头,政府教育部门提供的大部分平台都类似于在线图书馆,缺乏完整教学过程。可以看到,在线教育领域,企业有巨大机会。

行业需要建立一套良性准入机制和淘汰机制

创新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然要求,同样“创新”也是教育信息化的高频词汇。张震认为,从地区创新上来说,看一个地区创新的活力,第一看新生企业数,第二看倒闭企业数,新生企业和倒闭企业都很多说明该地区经济发展活跃,创新创业氛围比较好。硅谷、中关村和深圳这些创新中心都是这样。

网络继续教育的创新和质量发展同地区创新一样,怎么看网络教育质量好坏,行业的准入和淘汰机制建立是关键。他表示,“行业需要建立一套良性的准入机制和淘汰机制,网络继续教育行业的质量就会好起来。”

同时,对于网络继续教育而言,优质资源是极其重要的内容。张震对此也深有体会,优质资源共享这件事情无论是国家还是企业、组织等都极力推崇,但做成功非常困难。张震阐述了他的看法:这归根结底也以为是对教育的定义描述不清晰,对于什么是优质资源的描述也不清晰。现在狭义地把优质院校或者优秀老师的教法和教案数字化资源包等同于教育的优质资源。但作为教育消费者,我们所认为的优质资源可能不只是教学、教案和教师授课,更多的可能像“孟母三迁”中所讲的环境,是围绕师生、生生互动的成长环境,这种成长环境通过互联网再造和共享的成本过高。“教育是一个长期的复杂的过程,我们可以通过技术解决信息传递问题,但人和人之间的交流不仅是信息传播。”

张震表示,假如清华教授的授课是稀缺优质资源,那在清华应该出现一个现象:很多校外学生去校园蹭课,导致教室门口需要保安检查选课证,但这个情况并没有出现,更多的时候反而是因为有学生没有来上课教授要点名。那么把这些教授的课程数字化收搬到互联网上,学生就会趋之若鹜吗?答案是并不会。

一家企业不可能把所有的钱都挣了

为了做好优质资源的共享,网梯也进行了多种探索和尝试。网梯联合发起了百校千课共享联盟,联盟现有出版社22家,高校63家,网梯作为联盟秘书处。联盟的核心工作是资源共享和共建,共享是联盟内高校已有课程共享,现有共享课程超过1000门,加盟院校可以根据联盟规则免费使用;有偿共享课程超过300门,可以提供给有需要的院校快速开展在线教学使用。

百校千课共享联盟共建是通过联盟内出版社牵头做的包含教材和课程在内的专门针对继续教育领域的融媒体教材,课程和教材之间可以互动,是新型的、融合性的学习资源,并在商业上形成闭环。网梯作为联盟秘书处单位承担了联盟的日常运营,张震也坦言,联盟有商业收益,但收益不足以支撑运营成本。

相对于商业收益,百校千课共享联盟更多的承担了网梯的社会公益属性。“做企业有全方位考量,有些地方要挣钱,但有些地方要体现社会价值,一家企业不可能把所有的钱都挣了。”张震说到。

“有一天,我的一个做企业的朋友和我开玩笑,说什么叫情怀,情怀就是不挣钱。当他赚了很多钱的时候就说自己最近做点小生意,亏本的都说正在创业。”在采访间隙张震笑言。20年来,经历过“创业”和“做点小生意”的张震,将带领网梯创造一个什么样的未来,让人充满期待。

采访报道 / 中教全媒体 侯娜欣

本文作者:

1、本文是中教全媒体原创文章,转载此文章请注明出处(中教全媒体)及本文链接。
2、本文链接:http://www.cedumedia.com/i/30577.html
3、如果你希望被中教全媒体报道,请发邮件到 new@cedumedia.com告诉我们。

来源:中教全媒体
产品库相关企业:

参与讨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