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岩司长:教学改革改到深处是课程,改到痛处是教师,改到实处是教材
作者:    浏览:2096

之前,关于高等教育改革,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曾有“改到深处是课程,改到痛处是教师”的论断。

后来,在“改到深处是课程,改到痛处是教师”之后,他又加了一句“改到难处是校长”。

而在发生于8月12日上午的下文致辞中,他在“改到深处是课程,改到痛处是教师”后面,加了一句别的内容。

究竟是什么呢?

教育部高教司司长吴岩致辞

林毅夫教授、各位领导、各位老师、各位同学:

大家上午好!非常高兴能够参加此次研讨班,这不是一个客气话,而是我真心的话。

虽然现在正值暑期,工作很繁忙,但刚才我跟文科处的处长说我们今天上午哪都不去,老老实实在这待一上午。

除了我要讲一些我自己的所谓礼节性的话,更要讲讲真心话,还有一点非常重要的,我要做一次培训班的学员,来听听林老师的第一讲。

我自己因为工作的关系,一直很关注林老师(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北京大学南南合作与发展学院院长、教授林毅夫——编者注)的新结构经济学的进展,可以说新结构经济学有可能对中国经济发展、对中国经济学理论发展,乃至对哲学社会科学的中国研究范式都会产生影响,这种影响有可能或者说非常有可能不是浅层的、表层的,而是深层次的。

但因为今天这个会叫做第一届新结构经济学教学研究师资培训研讨会,我不想谈自己一些关于经济学方面或者说国家政策方面的感想,我想就新结构经济学与高等教育质量,特别是高等学校的人才培养质量,尤其是新结构经济学与文科人才培养质量的相互关系,谈一点自己的看法。

去年的5月2号,习近平总书记在北大120周年校庆之前来北大发表了一个系统的长篇讲话。在这之后,于9月10号召开了全国教育大会,那篇讲话实际上是为9月10号的全国教育大会做了一个先声的理论准备。

总书记此次讲话的内容很丰富,其中最重要的是讲了高水平人才培养体系的事情。

总书记说高水平人才培养体系要包括五个子系统,或者叫五个子体系:学科体系、教学体系、教材体系、管理体系、思政体系。

新结构经济学教学研究师资培训跟这五个体系都有密切的关联,这是学科的探索,这是教学的研究,这是教材的高水平的编写,这也是中国思想政治教育生动的案例,这还是北大把人才培养贯彻到管理体系里面的一个生动实践。

所以我觉得今天第一届新结构经济学教学研究师资培训班的举办,是把总书记5月2日在北大所讲的高水平人才培养体系中的五个子体系贯穿在一块所要做的事情。

今天因为高教出版社的社长苏雨恒同志也来了,我刚才在会前还说他干了一件好事,就是把《新结构经济学导论》作为系列教材出版了。

我们经常讲剧本,一剧之本,你有再好的导演,再大腕大咖的演员,没有一个好的剧本,都不会拍成一个很生动、传世的、高水平的、经典的电影。我们说教材,教学之材,没有这样的高质量教材,就算有一个好的专业、好的学科、好的老师,也很难把一个人培养成高水平人才,就如同没有好的食材,即便一个好的厨师也很难炒出色香味俱全的好菜。

在总书记所讲的这五大体系中,教材在某种意义上是现在的短板,我自己在工作实践中对教学改革和人才培养有一个特别深切的体会,以往我把它概括为两句话:“改到深处是课程,改到痛处是教师”,我今天再加一句话:“改到实处是教材”。

没有课程,人才培养质量讲多少理念、讲多少理论最终都落不到学生的身上,没有老师的参与,没有自我革命的勇气,教学质量那就是一个美丽的传说。所以有一本适用的高水平的教材是非常重要的。

我经常讲一句话,初生之物其形必丑。教材是要不断地探索、不断地发展、不断地完善的。《新结构经济学导论》是一个在名师主编下不断探索,不断发展和不断完善的优秀教材,在中国这样的教材越多,中国的教育质量,中国的人才培养质量才能真正得到保证。我作为高教司的司长,人才培养是第一主责,所以我觉得这件事情是非常重要的。

高等教育质量要真正地提高起来有三大关键要素:专业、课程、教师。

一是专业,高等教育是一个专业教育,但并不是说学生进入了经济学专业就只能学习经济学,也可以学其他的很多东西,但整体上还是要有专业做基础的。如果没有专业做基础,这就不是现代高等教育。我们培养的不是简单的所谓的博雅人士,我们需要治国安邦的人才和个人全面发展的高级专业人才,所以专业很重要,专业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专业就像人的腰一样,腰好了,才能站得起来,才能挺起胸,抬起头,这很重要。

二是课程,课程是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多大腕的老师也得上课,我说的不仅仅是课堂的课,还包括:实践的课,线上的课,线下的课,混合的课。老师与学生是通过课来互动,并在这一过程中完成知识的传授,进而把学生的知识、能力、素质培养起来。所以课是人才培养的关键要素。

三是老师,有学校、有教育,还得有名师。

所以我们说要努力打造“三金”:“金专”、“金课”、“金师”。用俗话翻译过来就是一流的专业、一流的课程、一流的教师。如果一个学校的“三金”、三个一流随处可见,这就是一个真正的好学校。

我们还说要淘汰,坚决地淘汰“水专”、“水课”、“水师”。一个学校如果专业很“水”、课程很“水”、老师的教学很“水”,那么再大的名气都有一天会塌陷。

比如我们常说“金课”要具有两性一度:高阶性、创新性和挑战度。《新结构经济学导论》给我的第一个印象就是创新性。

第二个印象是高阶性。得用心学,不是很容易学懂,所以才有今天的师资培训班,老师们先要学。

第三个印象是挑战度,这门课学生要想真正学好,得跳起来够一够,是门有难度的课,而“水课”就是不用心的、陈旧的、没知识含量、没有信息含量的课。

所以把这三大要素把握好了,人才培养质量就会高。

正像刚才徐老师(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徐佳君——编者注)所说,我们现在推的叫做“六卓越、一拔尖”。我们不但要在工科、医学、新闻、农科、教育等方面培养卓越人才,还要在基础学科培养拔尖人才,其中,经济学等人文社科就是培养拔尖人才的重要领域,我们称之为人才培养2.0。

这里很重要的是中共中央在2018年8月24号发布的文件中提出要大力发展新工科、新医科、新农科和新文科。某种意义上新结构经济学就是对新文科的一种探索。

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中强调 “传承革命文化、发展先进文化,努力创造光耀时代、光耀世界的中华文化”。中华文化不仅包括自然科学,更包括人文社会科学。

高等学校的一只翅膀是自然科学的翅膀,一只翅膀是人文社科的翅膀,这两个翅膀都要硬,都要长,否则飞不起来,飞起来也飞不高,飞得高也飞不稳,更飞不远。所以总书记说我们不仅要培养自然科学家,还要培养社会科学家。

没有强大的自然科学,一个国家强大不起来。没有强大的社会科学,这个国家同样强大不起来。

林老师带领新结构经济学院团队做的探索难能可贵、弥足珍贵,某种意义上它从一个侧面反映了道路自信、制度自信、理论自信、文化自信。新结构经济学不仅体现了教育自信、学术自信,也体现了政策自信,所以我觉得这种探索是非常重要的。

对人才培养我们提了“4+1”五个“起来”:严起来、难起来、实起来、忙起来和提起来。

一是严起来,学校在人才培养上要真正严起来,而不是放羊式地嘴里说重要;

二是难起来,我们的课得要有含金量,得是“金课”;

三是实起来,培养的各个方面,特别是培养的效果要真真正正地显现出来;

四是忙起来,让学生在学习方面忙起来,而不是在其他方面用心用力,却在学习方面不投入精力。

最后,通过四个所谓的严起来、难起来、实起来、忙起来,让高等教育的人才培养质量实实在在地提起来。

今天这个培训班就是这样的工作,这是一个严起来、难起来、实起来、忙起来的生动体现。所以我们一起努力,让这项工作做好。

经济工作、经济理论工作跟现在的实际情况发展非常快,比如特朗普干的贸易战。其实打贸易战大家都知道,贸易只是表面的东西,更多的是经济问题,比经济问题更重要的是制度问题,贸易战深层次是政治战。特朗普的竞选口号是让美国再次伟大,他这种干法,我觉得不会让美国再次伟大,也可能让美国离开伟大。我们现在实实在在地干起来,可以让中国更加伟大。

特别赞赏我们这样的工作,这样的工作就是我们要力推的,要竖的榜样。我们一起努力,让中国的经济学人才培养,让中国的人文社科人才培养,让高等教育的人才培养的质量真正提起来。谢谢各位!

来源: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

本文作者:

1、本文是中教全媒体原创文章,转载此文章请注明出处(中教全媒体)及本文链接。
2、本文链接:http://www.cedumedia.com/i/24581.html
3、如果你希望被中教全媒体报道,请发邮件到 new@cedumedia.com告诉我们。

来源:中教全媒体
进入产品库

参与讨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