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将研究制定高校慕课发展规划 2020年3000门国家精品课在线开放
作者:    浏览:1768

在由教育部在线教育研究中心主办、学堂在线承办的精品在线开放课程建设应用与创新研讨会上,教育部高教司副巡视员宋毅称,慕课为学习型社会建设开辟了新途径,除了高校和社会学习者外,党政干部管理系统、官兵职业培训系统等纷纷向课程平台定制慕课课程,全社会广泛学习慕课的新局面已经形成。

宋毅称,为更大力度推进在线开放课程,教育部门将继续深入推动在线开放课程建设,在良好的课程质量和相当的数量基础上,完成到2020年建设3000门国家精品在线开放课程的认定任务。

此外,教育部将研究出台鼓励教师应用慕课开展课程改革的有关政策,实施鼓励高校和教师积极参与课程改革的“双万计划”。第一个“一万”即认定三千门国家精品在线开放课程的基础上,再推动立项建设七千门左右的基于慕课应用的信息技术与教育教学深度融合的国家级线上线下精品课;第二个“一万”即在国家精品在线开放课程示范带动下,建设一万门省级精品课程。

据了解,慕课也为学习型社会建设开辟了新途径,除了高校和社会学习者外,党政干部管理系统、教育干部培训系统、官兵职业培训系统以及各行各业已经纷纷向课程平台定制慕课课程,在全社会广泛学习慕课的新局面已经形成。

宋毅还提到,随着慕课数量和学习人数的爆发式增长,必须加强慕课发展的宏观规划和管理。如课程平台要符合国家有关部门要求,并在工信部、公安部等有关部门备案,并接受监督;课程质量和运行安全在学校和平台运行机构要进一步强化建设主体的自我管理机制,规范慕课建设、应用、引进和对外推广的工作程序。此外,还要完善课程的内容审查制度,防范和制止有害信息的传播,保障平台运行稳定和持续,保障用户资源等信息安全。

他还透露,教育部将研究制定中国高校慕课发展规划,管理制定中国慕课标准,推动慕课可持续发展,同时要坚持走出去战略,在世界范围展示中国慕课建设和应用的成果,提供中国标准和中国方案,使中国成为世界慕课发展的高地和中心,为未来领跑世界高等教育慕课发展奠定基础。

实践

清华大学慕课瞄准VR

无人驾驶等新兴领域

在探讨会上,学堂在线总裁李超介绍称,随着时代改变,学生特点已发生巨大改变,未来的教育将融合在线优势,让每一个学生可以按照自己学习的节奏和学习习惯,充分了解和掌握知识,系统化对学生进行综合评估。

而该模式的实现形式便是慕课。经历了2013年的“狂潮”之后,中国慕课开始走向理性,更加注重务实,以提高效率质量和促进教育公平。据教育部在线教育研究中心副主任、清华大学在线教育办公室主任于世洁介绍,在线教育在国际上受到充分的重视,甚至有大学推出在线硕士和本科项目,这些项目已经把不少中国优秀学生给“招走了”。面对这种危机,中国高校也要积极进行在线教育探索。南都记者也了解到,清华大学、复旦大学、郑州大学等不少高校就早早进行了在线教育探索,并获得业内的肯定。

清华大学是最早进行慕课实践的中国高校之一。早在2013年清华大学就提出成立在线教育小组。按规划,时任校长陈吉宁担任小组组长,在线教育办公室负责协调在线教育的全校的校内和校外的工作。

此外,学校出资支持慕课的建设和混合式教学,院系则需要具体负责课程设置和运营工作,“每一个院系和学科得有自己的课程建设的考虑和想法。”教育部在线教育研究中心副主任、清华大学在线教育办公室主任于世洁介绍。

目前清华大学共有250多门慕课,其中70门课程被认定为国家精品在线开放课程。据清华大学在线教育办公室透露,清华大学在该项目上投入大量资金。

在于世洁看来,清华大学在线课程的一些教学形式向全国辐射,发挥了很好的引领作用。同时,慕课学习者也给平台带来很多激励。于世洁就注意到,一位承德小伙,患有严重的类风湿关节炎,平地上最多只能走200米,视力严重受损,计算机屏幕只能看到72号以上的字。“但是他在我们学堂在线学了20多门慕课,参加我们的线下的活动环节,克服巨大困难参加线下交流。他的这种精神,实际上是真的鼓励我们做慕课。”

也有一些乡村教师通过清华大学的慕课,获得更多的教学补充。另有一些学习者,通过慕课实现“学建筑”“学艺术”等愿望。“现在我们也正在瞄向一些新兴热点领域,包括VR慕课、无人驾驶、人工智能、柔性显示等等做这方面的课程。”于世洁透露。

人物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副教授梅丽霞:

做慕课5年8万在线学生

在慕课探索方面,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副教授梅丽霞可以算是第一批“吃螃蟹的人”。自2013年开始在线授课至今,梅丽霞的慕课已拥有8万选修学生。在做慕课过程中,梅丽霞不仅过了把导演、编导、演员瘾,还塑造了一个全新的自己,挖掘了新的教学潜力。

“取经”:好课程要解决什么问题?

做慕课之前,梅丽霞决定先去“取经”。亲自去选修一门慕课,完整地进行全套学习、考试,这是最快的学习方式。梅丽霞的第一门学习课选择台湾大学教授吕世浩的历史课。这次学习梅丽霞注意到,吕世浩的慕课设计非常的简单,鲜用动画特效,但是其课程评价却很高。

历史学课程怎么样讲得有趣?历史学的课程怎么样让学习者觉得是有用的?她认为,吕世浩的历史慕课之所以获得成功,在于解决了这两个关键问题,这也让她对自己的慕课设计有所思考。

不久后,梅丽霞又到清华大学听了马昱春讲组合数学,肖星讲财务分析与决策的慕课。这些经历也转化成她后来慕课设计一些经验和动力。那年暑假,梅丽霞花了很多功夫按照慕课的碎片化、系统化、互动化的要求重新做了设计。同时,她还建立了自己的慕课团队。

“导演”:如何把课程细节安排好

基础工作准备好,梅丽霞着手做慕课了。在课程选题和课程规划方面,她做了个“独家定制”,不能和已在校内开设的课程完全一样,“把以前的课再录一遍放网上没有什么革命性的变革”。

如何做有针对性的慕课教学,需要做大量的调研。针对学生提出的一系列痛点,梅丽霞重新进行课程规划,设计课程章节,做训练化的知识点整理。

这些基础工作完成后,接下来是制作产品。在这一环节里,梅丽霞要承担编导、演员的角色。拍摄课程视频、剪辑、做字幕、上线课程,每道程序梅丽霞都得慢慢摸索。对于她而言,从传统的线下固定授课向线上授课转变,面临着许多挑战。

课程上线之后,运营和管理又是另一个重要环节。“线上学生有问题和困惑,我们要及时提供答疑和互动讨论,此外还有每一周作业要批改,课程结束后还要组织线上考试等。”

随着做慕课越来越有经验,梅丽霞的课程也越来越火。选课的学生多,答疑成为一项繁重的工作。随着学习的深入,线上的文字答疑已“不够用”,梅丽霞只好专门录一段视频,以便在下次课上线时集中回应重点问题。有时甚至会去户外取景,拍摄答疑视频。此外,梅丽霞还要在运营方面下功夫,比如通过微博、微信,QQ群发送课程公告。

角色:由教师为中心转为学生为中心

在梅丽霞看来,慕课对于传统高校老师而言,是一项挑战。在没有成为慕课老师之前,梅丽霞上过人数最多的课是可容纳500人左右阶梯教室大课。做慕课后,她的一门课有8万人选修。

这种变化倒逼教师转变角色,由此前的以教师为中心的授课方式转变为以学生为中心的互联网教学方式。

对于梅丽霞而言,这几年做慕课的经验让她感触至深。她认为,慕课首先是以学习为中心的一种学习方式。教师要去了解学习者有什么样的学习需求,教师能为他们提供什么样的学习知识和课程,要利用互联网来启发他的自主学习。高校老师要适应这种改变才不会被现代化淘汰。

来源:南方都市报

本文作者:

1、本文是中教全媒体原创文章,转载此文章请注明出处(中教全媒体)及本文链接。
2、本文链接:http://www.cedumedia.com/i/17404.html
3、如果你希望被中教全媒体报道,请发邮件到 new@cedumedia.com告诉我们。

来源:中教全媒体
进入产品库

参与讨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