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媒体专访 | 全国高校远程教育协作组秘书长严继昌:从十九大看高校网络与继续教育定位和发展方向
作者:    浏览:1821

​ 全媒体视角

严继昌:“我认为现在普通高校学历继续教育的规模已经很大,我们不应该老关心招生规模,而应该多关心如何提高质量,走内涵式发展道路。”

全国高校远程教育协作组秘书长严继昌

十九大的胜利召开,让我们在总结过去五年的同时也对未来有了更多期许。之于教育,在取得了辉煌成就的同时也面临着新的发展任务。习主席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优先发展教育事业,办好网络教育。办好继续教育,加快建设学习型社会,大力提高国民素质”。面对加快建设学习型社会的需求,网络教育和继续教育要担负起提高教育质量、均衡教育发展和促进教育公平的使命。

在全新的时代下,面对新的使命和要求,高校网络教育和继续教育要如何定位?未来又该怎么发展?中教全媒体与全国高校远程教育协作组秘书长严继昌进行了对话,请他来讲述他对十九大后我国网络教育和继续教育发展的看法和思考。

网络教育—大范围、大教育理念下的在线学习

CEDU:习主席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要“办好网络教育。”您觉得这里的网络教育是一个什么样的范畴?

严继昌:我理解习主席提到的办好网络教育,是泛指“互联网+教育”中开展的各类网络教育,是泛指信息技术与教育教学深度融合中开展的各类网络教育,是泛指混合式人才培养中开展的各类网络教育。总之,习主席提到的网络教育,是一个大范围、大教育理念下的网络教育。

CEDU:您认为网络教育将会在教育事业发展中发挥怎样的作用?

严继昌:作为教育信息化的产物,网络教育应该实现对学生全面发展的促进作用、对深化教育领域综合改革的支撑作用和对教育创新发展、均衡发展、优质发展的提升作用。

继续教育—提高质量,走内涵式发展道路

CEDU:十九大报告中提出要“办好继续教育,加快建设学习型社会,大力提高国民素质。”我国继续教育发展的现状是什么?

严继昌:2016年末中国大陆总人13.83亿人,16周岁以上至60周岁以下的劳动年龄人口9.1亿人,占比为65.6%。我国产业工人4.4亿,其中农民工达到2.77亿人。60岁以上老年人口2.3亿。我国现有退役军人5700多万。继续教育的需求越来越大,当前最大问题就是如何满足这些需求。加大教育供给,激发新动能是继续教育满足教育供给的必由之路。

陈宝生部长今年说:随着知识经济时代的到来,教育日益向着整个社会和个人终身方向延伸,学习已经成为人们生存和发展的第一需求。年轻父母盼着孩子有更好的早期教育,走出校门的成年人盼着有更多“充电”再学习的机会,2亿多老年人盼着老有所学、老有所成、老有所乐。我们不能固守于学校教育,要在提高各级各类教育普及程度的基础上,从学校教育向社会教育拓展,进一步构建起正规教育与非正规教育、普通教育与职业教育、职前教育与职后教育纵向衔接横向贯通的终身学习体系,让教育覆盖人的整个生命周期。

CEDU:在现有发展状况下,继续教育还需在哪方面努力才能更好的为社会发展服务?

严继昌:我认为今后的任务就是要解决好继续教育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享受更公平更高质量继续教育的需求。要发挥各类高校在完善终身教育体系,建设学习型社会的作用,这点很重要,比如发挥普通本科高校、高等职业学校、行业专业教育机构的专业学科覆盖各行各业的优势,着力提高劳动人口的素质和能力,服务国家发展战略,服务创新发展;比如发挥电大体系、社区学院在办好社区教育、老年大学中的独特作用,为构建文明社会、和谐社会出力。

CEDU:社会上对高校学历继续教育一直有偏见,要怎么做才能打破偏见,让学历继续教育更好的发展?

严继昌:不完全是偏见,也有学历继续教育本身教育秩序混乱、质量不高的原因,当然质量不高的原因有很多,比如投入少(政府没有投入)、教育政策不统一、政府和高校领导不重视、高校重效益轻质量、学生学习功利性强以及人才培养模式不适应时代发展等等都会造成质量不高。

提高学历继续教育的质量要靠综合治理:影响质量的因素很多,它与教育政策有关、与时代特点有关、与教育对象有关、与培养方向有关、与经费投入有关、与教学摸式有关,讨论质量问题一定要去除不可比因素,实事求是的在现有办学条件下讨论如何提高质量,对不同类型的高等教育进行简单类比没有意义。

提高学历继续教育质量应从以下五个方面做起: 
(1)国家应从加大教育投入做起(属国民教育却没有政府投入);(2)教育部应从捋顺政策导向做起(不能只关心学校教育,不关心继续教育);

(3)学校应从摆正办学定位做起(不作争钱机器,纳入学校培养体系,学费不挪作他用);

(4)具体实施单位应从强化教学过程做起(信息化背景下学历继续教育应用型人才混合培养模式);

(5)学员应从端正学习态度做起(不唯文凭重能力)。

CEDU:自去年以来,教育部出台一系列政策对继续教育的招生做出了一定限制,比如要逐步减少高等学历继续教育专科专业招生规模等,这对网络和继续教育学院的发展会带来什么影响?

严继昌:国家正在健全高等教育分类体系,加强分类指导、分类评价、分类管理,促进高校合理定位、各安其位、各展所长、办出特色。并建立国家宏观管理、省级整体统筹、高校自主自立的学科专业设置管理机制,主动适应产业转型升级和经济社会发展需要,调整优化学科专业结构,促进高等教育协调发展。

我们国家约有2900所高校,其中1200多所普通本科高校,1300多所高职院校,近300所成人高校。普通本科高校应以本科教育为主,无论是普通全日制教育,还是成人学历教育都应该这样,即学历继续教育的办学层次应与本校全日制普通教育的办学层次相匹配。按分层定位原则,网络教育试点高校大多是教育部直属重点高校,逐步退出专科教育是正确的。

其实随着教育的发展,毛入学率不断提高,我国新增劳动人口接受教育的年限越来越多,学历继续教育的层次也会不断提高,因此政策调整对网络和继续教育学院的招生不会影响太大。我认为现在普通高校学历继续教育的规模已经很大,我们不应该老关心招生规模,而应该多关心如何提高质量,走内涵式发展道路。另外,除了稳步发展学历继续教育外,高校应该大力发展非学历继续教育,发挥高校专业学科优势,面向行业劳动人口做提高素质能力的培训,为助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互联网+”“中国制造2025”“一带一路”等,为转方式、调结构、促改革、惠民生提供有效的支持和服务。

教育资源联盟—继续教育未来发展的加速器

CEDU:十九大报告中提到“完善职业教育和培训体系,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高校、网络和继续教育学院和企业有哪些发力点?

严继昌:《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中提出:国家鼓励中央企业和行业龙头企业牵头,并由院校、行业、企业、科研机构、社会组织等共同组建覆盖全产业链的职业教育集团。这里的职教集团能在促进教育链、人才链和产业链有机融合中发挥重要作用。为调结构、转方式服务,为经济发展新常态服务。完善职业教育和培训体系,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的平台之一就是组建覆盖全产业链的职业教育集团。这样高校和网院就不会脱离生产实际,而能有效地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服务。

CEDU:在科技高速发展的时代,继续教育和网络教育应如何跟上时代发展的步伐来满足学习者不断变化的学习需求?

严继昌:要充分发挥高校的专业学科优势,主动参与职业教育集团,做面向行业劳动人口素质能力提升又能契合国家发展战略的继续教育,组建各种面向行业、面向特定人群特定任务的教育资源联盟。

联盟不是牵头单位的独奏,而是联盟成员的合唱,既要统筹,更要众筹,要成为一批相近专业学科的高校、高职、中职校继续教育的一个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联盟资源建设和办学活动要能促进教育教学改革,秉承扩大行业的有效供给、聚焦内涵发展、着力提升质量的宗旨。联盟资源建设和办学活动要体现学历教育与非学历教育协调发展、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相互沟通、职前教育与职后教育有效衔接,要有利于智力架构立交桥的搭建和实施。联盟的资源建设起点要高,要统一规划,资源一定要形成专业化、系列化。要重视MOOC的在线教育规律、重视微课建设、翻转课堂运用,统筹学历与非学历 、资源建设,及PC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学习需要,努力营造适合“处处可学、时时能学”的泛在学习环境。联盟起步阶段可按项目合作制运作,用利益来粘合,用项目来推动。但最终希望能发展成为全面合作制,企业化运作机制,有法人地位,统一形象,希望联盟有清晰的使命和价值观,能体现联盟在行业发展中的核心竞争力,有清晰的发展愿景,如果能这样,我们的继续教育和网络教育一定会有广阔的发展空间。

本文作者:中教全媒体 侯娜欣

版权声明:中教全媒体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作者:

1、本文是中教全媒体原创文章,转载此文章请注明出处(中教全媒体)及本文链接。
2、本文链接:http://www.cedumedia.com/i/14935.html
3、如果你希望被中教全媒体报道,请发邮件到 new@cedumedia.com告诉我们。

来源:中教全媒体
进入产品库

参与讨论 0